曾任长安园管办主任李某和鲁良栋在证言中称,造成了国家财政资金损失约10个多亿,主要有以下原因:一、拆迁公司存在暗箱操作,先定好了拆迁公司后才进行的招投标,并在招标过程中弄虚作假;二、长安园管办与鸿建公司签订协议有问题,被拆迁户和拆迁公司迁安置协议,而不是和长安园管办签,拆迁公司私刻了公章,对公章管理失控,为虚增面积创造了有利条件;三、委托评估公司时,本应该由长安园管办与评估公司签协议,并由长安园管办监督,但实际是由拆迁公司与评估公司签订,并由拆迁公司支付评估费用,导致评估脱离监管;四、长安园管办没有履行监督职责,对工程的实物量没有审核,当财政局要求说明为什么拆迁面积从110多万平方米增加到241万平方米,他们却让动迁公司自行进行核实,为拆迁人员套取国家资金打开了最后一道关口。

对于气象探测设置行政许可、规定一个公共厕所里不能出现几只苍蝇、预算审查监督内容超出本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职权范围、为了能利用税收减免政策来招商引资违背了税收法定基本原则……曾几何时,一些地方性法规突破法律规定,极大地损害法律尊严,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。对于这些“雷人法规”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起专项审查,专门针对这种破坏法治的“任性”。